旧版网站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

首页 » 教学培养 » 访学交流

2017年中国中医科学院优秀博士生境外访学交流纪实之三

2017-09-18

 

 

  9月15日,中国中医科学院2017年博士生境外访学团来到了澳大利亚Newcastle大学行为科学教育学院(Behavioral Science)进行学术访学。科学教育学院院长Christerphor Ludian 副教授,Bill Herfel博士,Yin Gao 博士热情接待了访学团,并分别与访学团成员分享了各自研究内容和方向。

  Bill Herfel博士首先为我们做了题为“Complex Dynamics and Chinese Medical Research Methodology”的专题讲座。以“中医是否科学?”等问题展开,他认为中医是囊括哲学、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等多学科于一体的综合领域,不可将人文、哲学等学科独立于中医之外,因此“中医不科学”的论断有失偏颇。方法学上,模型是理论研究的基础,只有形成有效的模型才能对其理论做出正确恰当的诠释;现象学上,行为是哲学、分子生物学、化学等学科复杂于一体的综合表现。在此期间,马放同学就Bill Herfel博士运用混沌理论解释现代医学的角度提出问题,他以心率为例,认为现代医学发现心脏的收缩和舒张过程具有一定固有的模式,可通过一系列现代仪器进行监测(如心电图),每一次完整的正常心动过程都具有相同的波形,但在持续时间上却存在细微差别。但是根据数学计算分析,这些细微变化都处在一个固定范围内,若超出该范围,则发生心率不齐。该现象恰恰与中医理论相似,认为人体机能状态始终是在一定范围内不断运动变化的动态平衡过程中。同时Bill Herfel博士还推荐了一种可穿戴设备,可对临床研究多数据进行连续且全面的采集和分析。李少源同学提出,虽然经络现象客观存在,但是长期以来什么是经络、什么是经络物质基础等始终是学界争论不休的问题,利用生理学、生物学等现代医学的方法研究是否合理。Bill Herfel博士认为,只要循经治疗有效,该现象的存在即具有合理性,如我们会使用至阴穴治疗胎位不正就具有很大的意义,虽然目前还很难解释其中的机理。Bill Herfel博士还为访学团推荐了包括自己在内的相关中医哲学及其译注的著作和论文,对大家后续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和借鉴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恰逢Newcastle大学校园一年里少有的Alarm Warning (火警疏散)。警报之下大家迅速撤离现场于校园安全区等待警报解除。此期间继续进行了大家热议的相关内容。李新龙同学就其博士论文关于“多医师辨证论治失眠症的临床研究”,从方法论等角度提问。Bill Herfel博士建议,除匹兹堡睡眠质量量表以外,应增加心率、血压等客观指标,同时增加临床观察样本量,才能采用数学模型进行进一步分析。此次经历,使大家在收获精神食粮的同时,也对在安全防范意识方面接受了实地教育。

  中午12:30,Yin Gao 博士为我们做了题为“The Metaphysics and Epistemology of Chinese Medicine”的专题讲座,从形而上学和方法论对《黄帝内经》中相关条文做探讨,比较深入地分析了道家哲学对中医影响。

  下午15:00,李宝金和李新龙同学做了专题演讲,与对方分享了针灸理论和临床研究的体会:从文献研究到临床实践,再从临床疗效反过来验证理论的可行性,以及如何平衡标准化与个体化诊疗模式,从不同层面进行标准化和个体化的研究。Newcastle大学几位老师对两位同学的演讲产生极大兴趣并给予很高评价,同时提出了进一步完善的建议和方法。

  在从Newcastle大学返回悉尼的路途中,高恋丽老师对当天访学内容进行总结。她认为Bill Herfel博士目前正在使用大系统理论和数学模型解释中医理论,该研究思路应该对大家尤其是做理论研究的同学有极大启发,一是因为这种研究思路可以让中医人了解国外是怎样做理论研究的,二是因为用数学理论和西方哲学理论研究中医将给中医人目前的理论研究带来严峻挑战。她再次提醒大家要学会抓住个人访学演讲题目和方向与对方所做研究的目的、理论支撑和研究方法的相关性以及差距。要学会批判性思维,因为没有充分的肯定和否定,没有深刻的反思和反省便无从向下扎根向上成长。她希望大家在后续访学过程中广泛收集信息,充分挖掘和利用此次访学的学术价值。

  在后续的第四次团队例会上,许伟明同学认为,窦汉卿在针灸理论上的创新成果可以通过与其他医家的对比研究提出,针灸理论与中医理论的区别是存在的。马放与李新龙同学认为,从方法学角度看,固定同一证型下,外部因素对结局造成的影响可通过随机方式消除,如控制变量的方法,另外课题讨论部分不够深刻,建议采用病例系列的研究方法(case series study)进行描述性分析,结局指标应采用更为客观的指标而不仅仅是量表,会更具有说服力。王桂倩和韩玲玉同学提出,关于“证”的翻译存在歧义,syndrome 在英文中是指不确定的一系列症状和体征,在西医中常被翻译为“综合征”,而根据中医关于“证”的理解,翻译为pathological pattern or condition可能更为恰当,因此,提醒大家在中医专业术语的翻译中应尽力贴近真正中医内涵。李宝金同学认为Bill 和Yin 均以科学哲学研究背景开展对中医研究,这是目前国内中医研究缺少关注的领域。Bill试图通过建立数理模型的方式来研究中医,因此需要数理学及中医学的双重学科背景,缺一不可。Yin Gao 从老、庄、淮南子的具体条文论述道家哲学对中医的影响,并以《黄帝内经》为例分析中医形而上学认识论,但未涉及《列子》、《文子》等道家著作,说明其道家哲学基础不够全面;她认为《黄帝内经》并无类似希波克拉底誓言的伦理关怀内容,或许是对汉字义项在不同语境下的多样性缺乏全面了解而形成的个人结论,这可能是缺少音韵、训诂等文字学、文献学基础造成的。虽然二人研究路径不同,但都需要多学科研究基础。此外,就中医本身多学科属性特点而言,似乎从人类学——文化批判传统和哲学——现象学批判传统来进行相关研究,会对中医理论和临床实践的某些方面认识更加深刻。这是目前国内缺乏也是急需关注的研究领域。

 

2017年9月15日凌晨 于Newcastle

(李少源 高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