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生院

首页 » 新闻速递

2017年中国中医科学院优秀博士生境外访学交流纪实之七

2017-09-22

 

 

  9月20日,中国中医科学院2017年博士生境外访学团继续在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生命科学院进行“学术周”访学。今天的访学内容是在悉尼科技大学中医门诊部(Chinese Medicine Clinic)进行临床实地跟诊。

  上午8:00整,Chris Zaslarfski教授首先为大家介绍了悉尼科技大学生命科学院培养本科中医专业学生的教育制度。中医专业学制四年,前三年以理论学习为主,伴一周一次的见习;第四年则以临床实习为主,每周一、周三、周五临床实习,周二和周四理论学习。其中临床实习共计12学分,需要完成750小时、180例患者(包括初诊及随后的复诊)的实习任务;课程方面包括 6学分的研究方法、6学分的内科学以及6学分的中医药法规和伦理学。考虑到中医专业学生毕业后通常在私人门诊工作,如何经营门诊也成为学习内容之一,譬如怎样报税、如何宣传、如何提供更好的门诊服务等。

  已在澳大利亚行医30余年的悉尼科技大学中医门诊部主任Chunlin Zhou教授向访学团成员示范了诊疗患者并带教学生的全过程。当日,访学团成员许伟明同学和悉尼科技大学大四学生Zaka共同接诊了一名以头痛为主诉的中年白人女性。该患者为复诊,就诊时,Zaka会找出已提前准备好的病历档案,随后Zaka单独在诊所对患者进行问诊,并详细填写门诊随访治疗单(Subsequent Treatment Record)。治疗单包括主诉(Main Presenting Problem/s包括随访、变化情况、改善情况),其他问题(Additional Problem/s,包括随访、变化情况、改善情况),伴见症(Accompanying,包括头、背、二便、睡眠、口味等方面),一般检查(包括体质、口味、声音等),舌象(包括颜色、形状、舌苔,并以图形示意)、脉象(具体到寸关尺)。同时,学生还会详细记录自己的诊断(包括疾病以及证候诊断)和治则治法。随后,回到医生办公室,向Chunlin Zhou教授汇报病人的病情变化情况,并阐述自己的的判断以及依据。Chunlin Zhou教授随后和学生一起,再次询问患者一些关键问题并查看患者的舌象、脉象。因下关穴合口有孔、张口即闭,Chunlin Zhou教授在该位患者身上连续示范两次,然后再指导Zaka亲自取穴,并嘱咐进针技巧。Zaka严格按照取穴规范和操作步骤取穴,非常认真地进针,不时和患者交流,独自完成所有针刺操作。最后Chunlin Zhou教授在治疗单签字确定,Zaka再把治疗单的相关信息输入诊所的电子信息系统中。整个就诊过程持续约1个小时。

  本次临床实地跟诊观摩期间,访学团马放同学因痤疮症情加重,Chunlin Zhou教授主动提出给马放同学提供一次面部针灸配合中药的联合治疗。马放同学作为患者首先被一名实习学生问诊包括主诉、兼证、既往史、全身各部位是否有疼痛、饮食、睡眠、二便等方面。接着由学生向Chunlin Zhou教授汇报,共同讨论辨证结果以及相应的针灸取穴和中药处方。之后由Zhou教授进行示范,首先顺着面部轮廓进行按摩,包括三条横线和一条竖线,即眼眶上缘、眼眶下缘、颧骨下缘以及下颏-下颌-耳前连线。之后采用1寸针灸针针刺,取穴包括辨证取穴和局部取穴相结合。针刺前询问是否有过扎针经历,是否怕针,是否吃了早餐等。治疗取穴包括:地仓、攒竹、颊车等以及鼻尖、鼻翼和鼻周局部。面部针刺结束后,由实习学生进行身体部分针刺,取穴包括合谷、曲池、太冲。同样采用1寸套管针进针,无手法刺激。留针20分钟,期间不断询问是否有不适感觉以及针刺部位的得气情况。取针后Chunlin Zhou教授还来到药房配制中药颗粒并给予详细医嘱。马放同学回顾整个就诊过程,问诊耐心细致,提问简洁而富有条理,针刺过程中心境平和,十分安心。

  晚间例会上,大家热烈讨论分享自己的感受。许伟明同学和马放均提出,悉尼科技大学中医门诊部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学习课程中,法律、伦理相关课程和研究课程课时相等,反映了澳大利亚临床和研究中对法律、伦理等问题的重视程度。李新龙同学认为UTS中医教学中理论学习与实践交替进行,每个学生需要接诊180诊次患者才能完成修习,在接诊患者的过程中独立完成针刺操作。整个培训过程的执行具有相对严格的把控,比较注重培训的真正质量。这是我们开展医师规范化培训时可以参考的经验。同时,悉尼科技大学中医诊所为每位患者建立了详细的纸质病历,同时将部分临床观察研究的问卷预先放置在其病历夹中,诊疗结束后录入到电子病历系统中储存,将科研与临床结合的更加紧密,是将科研与临床一体化的很好的探索。李宝金同学提出在针灸临床教学中,教师给学生较大的自由度,由学生独立接诊患者收集资料写成详细的病案,然后由带教老师检查病案、看诊患者、给出选穴方案,由学生按穴方独立进行针灸治疗。教师给学生教导多种针灸方法,不局限于一家之说,注重学生自学能力的培养,使其可以自行解决问题。李少源认为澳洲规定必须使用套管针代替手法进针,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针灸的刺激量,有可能影响治疗效果。王桂倩同学认为临床实习医师首先进行问诊,进行病例详细记录之后向带教老师汇报,带教老师对实习医生有详尽指导。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实习医师对治疗方案又有一定的自主性,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增加治疗方法,值得我们充分借鉴。

 

 

(许伟明 马放 2017.9.20 子时于Sydne)